Desperado 

過去數個月幾乎停止了所有攝影事情,事因這半年來身體太累關係積累了很多小毛病,到發現時差點暈倒在街上。無論頸至膊頭都緊到我相信沒有任何人能承受得了的地步,照過x光醫生說我的頸子已經直過把尺,肌肉因此拉得完全僵硬狀態,為期三個月的物理治療不得不開始,而相機同時也不得不暫時放下,唯有乖乖就範,更加不用說在這𥚃寫文章了。

究竟從那裡再開始呢?這問題不斷在腦中浮現了大概數個月,從體能上慢慢逐漸恢復,精神上每天由一杯americano 讓我知道「噢,我又醒了」,反反䨱覆又再拿起相機,可能休息了數個月,再從新走在街上看的東西開始發覺有點不同,思考的方向也不同,每按一下快門總是不想再去構圖,刺激不了腦袋,皮膚也感覺不了過去,好像在否定了自己過去用的方式。

 

 

檢視全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