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與攝影 ( 二 )

文化與經濟永不同步,我心底深處總是這樣地覺得。因為兩者總是不能走上一個平衡,人類就是這樣奇怪,文化好的國家永遠不願去談經濟;經濟好的國家也不會太理會文化的發展。那我寧願選擇前者,這個世界其實已經不用再太過發達,經濟再好祇會讓人更加多選擇,選擇太多祇會繼續制造更多資源,做成更龐大的浪費。北野武曾在書中說,日本常說環境保護,什麼癈物都分類,連棄嬰收集站也有,但從不見什麼電器維修站,皆因現今人們都是見新就換,廠商更加努力每年推出新產品,太快的經濟祇會帶來破壞。看看家𥚃有多少條很久沒用的USB缐,再去深水埗後巷看看那堆塞滿的癈棄物件,嚇死你。

DSC05891

80年代香港經濟起飛,各行各業發展迅速,用「天下太平」來形容十分洽當,直到今天我還常像小孩子一樣的心情去問一眾長軰們八十年代是怎樣的社會,他們百分之一百都好像戰後英雄般細説他們的偉績,感慨與感動,我分不清。我在這裡不想去多談政治,所說的都是用心情去感受多於批評,這會來得簡單一點。如前文所提,「聽」戲是我在幼年時的娛樂玩意,光影,語言,音樂,令我初次學懂做一個好好的聆聽者。我發覺到一套好的電影必須與一首好的曲目,音樂合併才會讓電影的層次由1+1=3. 而那多出的1,有些人會稱它為磁場,我否定這説法,我會稱為「空氣感」。「空氣感」一直都存在,它沒有質感,捉摸不到;沒有冷暖,恆溫的;也沒有漂亮與醜陋之分,但跟磁場不同,你會感到淡淡的空氣在你腦袋流動,而且它有味道。散出的方式也很特別,祗是一剎那,不會長久,舉個例子:當你看一幕電影感動得要死時,又或者聽到一首熟悉的曲目而令你產生一些可愛可恨的回憶時,空氣感其實在你開始有感覺前那一剎那已經完結,非常之短暫。那何解我要説空氣感?正因為無論電影,攝影,甚至其他如小説,戀愛,人生等等都在存在著,但你就是不曾去發現,什至乎拿來討論。它不是你個人喜好,也不是你的慾望,而是由你出生以來什至在睡覺時夢境中聚積每天不曾由你作「主動」的記憶累積而成,簡單點都是受外界視覺與聽覺的刺激,因為單單由自己腦袋所作出的個人思考是沒可能產生「空氣感」。每天加上每天,久而久之你腦袋內不停堆積了很多不是由你自身出發思考的斷層,奇怪的是,這些斷層的型成者就是空氣感。

R0024106-Edit

「你和你的愛人,好友,喜愛的食物,事情,所有所有其實都由過往不同的斷層而令你願意衆結,形成,制造,不停的累積,就是靠空氣感。」

R0023982-Edit

電影導演裏頭的王家衛與周星馳其實都是給我很相似的領域,都是不停制造斷層。王家衛的電影要是你看不懂的話其實是正常,因為他祇是著眼於空氣感與斷層之間來回走動,故事的連線反而次要,所以你要明白為何他拍攝現場時總是沒有劇本,因為劇本會反而限制他的對斷層的思考,現實場景一景一物,劇本𥚃的文字是和現實有很不同的解讀,這跟街頭攝影很相似,你永遠不知道你會見到什麼,現場的判斷都是靠空氣感那一剎那。周星馳帶點不同,要是王家衛的電影祇帶著空氣感和斷層,那周星馳執導的電影祇帶著空氣感和故事,忽略了斷層,所以他執導的電影祗在描述故事,但沒有斷層,空氣感再怎樣也進不了,變成整套電影在沒有流動下完成,跟他在90年代的自己很不相同。我常覺得現在的周星馳很想擺脫90年代那無厘頭的型態,2000年之後的電影往往都在以故事的表面來決定多於無厘頭的路線,像他這樣聰明的人背後一定有他的原因,祇是愈是擺脫那無厘頭型態愈是走入困路,但我還是肯定他是想擺脫的。我大概看到的情形是,我們這一代都是這文化下影響,試想想你每一天與同事和朋友的說話中,那一句是不受周星馳給你的無厘頭斷層所說出來?或許他自己心底裏也意會到這一點以取笑於人的無厘頭文化祇會為社會與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帶來負面影響,我相信全世界祇有香港這樣地方祇會這樣喜愛這種方式,所以他斷然否定過往的自己。

R0024000-Edit

照片就是斷層的一種,印記著無數事情,它不會動,不會說話,但帶著強大的空氣感,就像兒時「聽」戲時四周人們的笑聲,叫聲,食物的香氣,螢幕的光與影,咳嗽聲,與眼前的人頭,跟拖著我手或抱著我的父母,所有所有都在不停地一片片印入我腦中,累積起來。

檢視全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