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要開始

 

「文筆再不好,也要有個開始」,一位居於香港的日本攝影師朋友在2015暑假時多次對我說這番話,說到我也覺得自己是否對寫作有一種疑慮?實在不記得上一次寫文章是多少年前,大概都是在寫一些狗屁不通,自己也忘記了寫什麼的癈話而已。紙與筆一向都是我最害怕的物件,我的記憶中這兩件東西不外乎祇會是用來寫0分與測驗卷紙張的質感,都不是好東西。

37年的過去都是就這樣就那樣地過去,而孩子也在一年前出世,沒想到這樣的我也當了爸爸起來,實在太匪夷所思,對比我的爸爸,我還是覺得自身有好多不足之處,多得我在想究竟這樣有沒有問題(笑)?亦因這樣,令我思考到爸爸究竟是何物?大概由少時開始,在我的腦海中常在幻想家父年青時香港的光與景,途人與事物,往往都被每一個時代的氣味所吸引,朋友常疑問我為何這麼愛舊時代,某程度或許我在憧憬什麼,很難說明,亦很難抗拒,就是很吸引。

就依著這樣的方程式再計算下去,在我的人生𥚃頭,又或者人生過後,我的兒子或許在長大時同樣地會跟我一樣對過去老頭子的時代充滿著很多疑問和好奇,我不停問自己到底能留下什麼給他?遺留的金錢,古玩,產業,任何一種物件,某程度上對他來說這些東西都是一種表面的,空白的,內𥚃沒有一個時間的記憶和片段,沒有任何意義可言,遺留的祇會是更加多時代交錯的段層。既然是這樣,我唯有製造片段,沒有比起這種方式更加衝擊,說白一點,就是嘗試將每一年每一天將我自己腦內的片段留給我親愛的孩子。

我開始上街拍照。

我意識到時間,光,影,甜酸苦辣,要是我將此從相片中表達出來,這祇不過是表面中的甜酸苦辣而已,過於表面。然而,透過相片,觀看的人會思考,相片中要是不帶任何構圖,感情,框架,純屬讓觀看者自行定立個人不同的感知,這就是我所希望能表達的方式,人們與時代的「契合」,當初在想究竟用那一種方式來表達給孩子去到發覺自己壓根底兒對這時代的迷戀與按下快門中產生的畫面不謀而合,我初次發現人生中自己是否正正因為為了今天的決定而需要在過去的時光中兜了整整一個大圈,跌跌碰碰,那未免太冤枉了。亦同時明白,過去的經歷祗會做就今天的自己,今天的我要是沒有相機,我什麼都做不了,也不想去做,因我的腦袋由始至終原來祇擅長收集記憶與畫面,37年來首次發現自己原來實在是一位十分十分糟糕的人。

2015每天進行的攝影是一個為了自己準備作更長遠項目的試驗,是一個對自己的交代,不論晴天雨天,也是一種堅持,我由心享受每一刻,就算每天36小時也沒有可能完成一天要做的事情,亦同時明白需要面對當中的孤獨世界,因為由頭到尾都是一人完成,但我實在愛死這種每天重覆沒錢賺的動作,舉起手,咔嚓—· 

                                                               Kunotoro 

檢視全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